<acronym id="0aiek"></acronym>
<acronym id="0aiek"><small id="0aiek"></small></acronym><acronym id="0aiek"></acronym>
<acronym id="0aiek"><small id="0aiek"></small></acronym>
<acronym id="0aiek"><center id="0aiek"></center></acronym>
<acronym id="0aiek"><small id="0aiek"></small></acronym><menu id="0aiek"><tt id="0aiek"></tt></menu>
<rt id="0aiek"><optgroup id="0aiek"></optgroup></rt>

水墨留白,方圓相融

水墨留白,方圓相融

 

    大大的世界,有小小的我們,小小的世界,有大大的我們。

                                                                    ——題記

    在月亮山和杞云山的中間,座落著一個秀美村莊,這個村子傍靠兩山,環繞云月湖。這個村子里,有人哭,有人笑,有人老。我老家就在這兒。這個村子里的每個人都有著一張普通的臉,但也都有不同凡響的故事。


    在這里,每家每戶都是竹子搭建的房子,一個獨立的庭院,可以種菜、種花,再栽上幾顆果樹。在村子的東頭,住著一對老夫妻,男主人大概五十多歲,姓秦,而唯一和他做伴的就只有看上去比他年輕10歲的老伴。我們村里的小孩都習慣了尊稱他們為秦大叔,秦大嬸。聽父親說起過他們是后來從城里搬過來的。不知道是否因為這樣,在他們家的庭院里種滿了姹紫嫣紅的花,一年四季都有花兒盛開,就連每年的桃花都比別人家的要開的鮮艷。也因此我經常往他們家跑,左一句秦大叔,右一句秦大嬸的叫著,而且從小他們就特別喜歡我。


    這天,風和日麗的,一個人在家覺得無聊便想著去秦大叔家。剛一進院子,便瞧見他們在院中央的一顆桂花樹下,嬸子扶著樓梯,秦大叔正從樓梯上下來,似乎在忙著采摘桂花。


    聽見了我的叫聲,嬸子回過頭便沖我微笑著說:“小琪,你可來了”


    秦大叔也附和著說:“剛才還跟你嬸子說起你”


    我跟他們說了一個人在家,便過來看看大叔大嬸,其實是想我嬸子做的桂花糕了。才說完,嬸子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便回到房中端來了一盤桂花糕放在庭中央樹下的石桌上,那是我經常和他們坐一起聊天,聽他們講故事的地方。放下手中的糕點,隨即嬸子又回到房里拿了一盤水果,還給大叔送上來一壺熱茶,因為平時秦大叔看書的時候總是要喝上一壺茶水的。嬸子做的桂花糕是我吃過最好吃的,還沒湊到嘴邊都能聞到一股撲鼻而來的清香。這個時候我也顧不了許多,我吃著桂花糕,又剝了幾顆葡萄。一邊吃著,一邊聽著他們對話。突然想起印象中似乎他們從來沒有紅過臉,吵過架,一直都是這樣恩愛有加。

     

    突然問到:“秦大叔,你跟嬸子是怎么相愛的呀!你們的性格如此迥異,在一起很不易吧”


    秦大叔聽完溫和地笑著說:“當然呀,當初可是有很多人都持不贊成態度的。而且在我跟你嬸子剛認識的時候我們都覺得彼此很討厭,可是,兩個性格迥異的人,可以很討厭彼此,也容易在相識中互相吸引”


    嬸子聽了,接著說道:“是呢,那會我可還是個恣意的富家千金,而你叔那會可是一窮二白,他當時覺得我有錢奢侈,不明白普通百姓家為柴米油鹽做的努力。我看呢,就覺得他斤斤計較,小家子氣,為此,我們還做過一段時間冤家。你叔這個人,沒什么太多的話,平時就喜歡看幾本書,而我又是一個愛鬧的性格。相互吸引之后,我也可以在圖書館一坐就幾個小時,他也變的可以比較隨意的和人相談甚歡”


    話音剛落,秦大叔便隨手捏了一下嬸子的鼻子,寵溺的笑了。嬸子丟下手中的糕點,便依偎到秦叔的懷里,還霸道的按著叔手中的書本,不讓翻頁,嘴里還嚷嚷著她還沒看完不許翻頁。秦叔無奈的搖了搖頭,捏了捏眉心,認命地拿起一塊糕點往嬸子嘴邊遞去,嬸子順從地咬住桂花糕,然后繼續翻看起了書頁?;蛟S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秦叔此時看過我這邊笑著說:

    

    “小琪,你可別笑,你嬸子就這樣調皮”


    我笑了笑,便繼續追問道:“你和嬸這么多年有沒有鬧過矛盾?”


    秦叔端起茶杯抿了口茶,說:“小矛盾有很多,大矛盾也有過那么一次,那些小矛盾只需要時間與包容就可以化解了,但是我們之間那唯一一次大矛盾,時間,包容都不足以將它化解,只有那可不變的真心才足以將它擊潰,并且還要快速解決,否則時間越久,那顆真心就會千穿百孔,會變質”

    

    聽完這些,我越發的好奇,于是繼續追問著:“叔,那你們那次的矛盾究竟是怎么回事,竟如此恐怖?!?/span>

   

    嬸子聽完叔的話,當時就一揮手,輕輕的砸在了秦叔的胸口,嘴里說著:“問你秦叔,這個可惡的大騙子”

   

    然后嬸子似乎想起來什么,看了看時間,原來聊著聊著時間將近到了該做晚飯了,嬸子起身并且一個勁的留我在家吃晚飯,也不等我回答便回廚房準備晚飯去了。

 

   這個時候秦叔放下手中的叔,接著又抿了口茶,意味深長地慢慢說起那段往事。

   

   “那次是我們大四舉行畢業晚會,我喝了點酒,正準備過去找你嬸子的時候,看見當時一直暗戀你嬸子的男同學,堵在她準備去上廁所的過道上,好像在向對她表白,當然被你嬸子給拒絕了,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提出來想擁抱一下,這只是同學之間的擁抱,你嬸子當時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絕,又或許是即將各奔東西,在這最后的時光里,一個擁抱挽留一份情誼。然而看到擁抱著的他們,不明所以的我,加上幾分醋意,怒火中燒,沖上前去一把拽開來,直接就給了他一拳,似乎不甘被挨打,又或是明白了什么,立馬朝我撲了過來,就這樣我們扭打了開來,你嬸子一直勸說著什么,而我們完全沒有聽進去,直到同學們趕過來把我們給拉開,可是彼此之間的怒火還沒完全熄滅,后來我冷著一張臉走出了晚會地點,一個人踉蹌地走了,你嬸子當時跟同學們解釋了一下,隨后追了出來,可是沒追上。我回到我們合租的小屋里面生著悶氣,你嬸子當時穿著細跟高跟鞋跑回了家,一脫鞋,那細白的腳踝處腫的老高,一抬頭,發現我還在生氣,本就是個暴脾氣,一看這,哪里還忍的住,就埋怨了幾句,當時酒精上頭,頂了幾句,言語間不免就重了幾分,她被說的眼眶通紅,對我吼了一句,大概罵我是混蛋,然后我忽然變得清醒了,見她那么生氣,再看著她紅腫的腳,覺得很是愧疚,就去衛生間打了一盆冷水,端到她跟前,擰了毛巾,坐在床邊,把她的腳抬起來放在我的身上,用毛巾敷在了紅腫的地方,一邊給她揉著腿。而她一個勁的錘我的背,邊哭邊罵我,罵著罵著就睡了過去,罵了什么大體記不太清了,只記得她說了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守護神,不放心自己,才把生命托付給你。當時,我就大腦一片空白,只有那句張嘉佳寫過的話,天氣不好的時候,我只能把自己心上的裂縫拼命補起來,因為她住在里面,會淋到雨。所以,從那以后,我就是以這句話來包容她的?!?/span>

  

    秦叔沉浸在往事中,說話的時候眼睛并沒有看我,而是透過那駁雜的樹枝,帶著一望無際的深情,溫柔的撒在廚房里忙碌的嬸子身上。

  

    時光停頓了那么一下,秦叔收回了目光,端起茶杯又抿了口茶,嘴里說道:“小琪,其實天不暗,陰云終要散,其實海不寬,此岸連彼岸,其實山不高,條條路可攀,其實路不遠,一切都會如愿,艱難困苦的日子里我為你祈禱,請珍惜那個人”

  

    仿佛是在跟我說,仿佛又只是秦叔的喃喃自語。

  

    遂著他的目光,望見的是裊裊炊煙下,夕陽映照,廚房里忙碌的嬸子顯得格外美麗。我想,對這個世界,絕望是輕而易舉的,對這個世界摯愛是舉步維艱的。而叔跟嬸子做到了對這個世界的摯愛,我覺得這才是最可貴的。

   

    當煙霞灑滿花朵時,嬸子端上了香噴噴的飯菜,坐下之后,叔對嬸子說了句話,聲音很淡,但藏不住他的柔情,我聽到的是:

 

    “我慶幸有個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間清爽的風,如古城溫暖的光,從清晨到夜晚,從山野到書房,有你真好!”(1803廖詠琪 供稿)                                                        

相關文章

六盘水| 新乡| 甘孜| 防城港| 张掖| 庆阳| 台北| 盘锦| 滨州| 佛山| 南京| 宿迁| 遵义| 琼海| 克拉玛依| 阿坝| 仁怀| 丽江| 河源| 安顺| 香港香港| 安庆| 张家界| 济源| 濮阳| 桐乡| 临沂| 日土| 泉州| 武夷山| 玉环| 马鞍山| 锡林郭勒| 红河| 巴彦淖尔市| 甘孜| 舟山| 兴安盟| 顺德| 广安| 永新| 湖州| 襄阳| 鹰潭| 泰州| 海丰| 馆陶| 温岭| 咸阳| 牡丹江| 石河子| 怒江| 蓬莱| 海南海口| 眉山| 克孜勒苏| 鹰潭| 六安| 滁州| 湖州| 荣成| 台北| 南京| 安康| 石河子| 赵县| 姜堰| 铁岭| 韶关| 海门| 驻马店| 景德镇| 鹤岗| 霍邱| 无锡| 如皋| 平潭| 白沙| 嘉善| 图木舒克| 鹤壁| 克孜勒苏| 招远| 涿州| 阳春| 新乡| 义乌| 海南| 三河| 万宁| 五指山| 肇庆| 陵水| 邹城| 保亭| 阜新| 基隆| 塔城| 琼中| 和田| 澳门澳门| 天长| 神农架| 鄢陵| 中卫| 玉溪| 忻州| 咸阳| 清远| 吉林长春| 荆州| 莱州| 濮阳| 中山| 牡丹江| 公主岭| 焦作| 汉川| 六安| 邢台| 平凉| 淮北| 海南海口| 中卫| 包头| 宝鸡| 招远| 河源| 滁州| 梧州| 白银| 深圳| 阿勒泰| 江苏苏州| 泉州| 黄石| 佛山| 慈溪| 邳州| 禹州| 宣城| 镇江| 湖北武汉| 东台| 项城| 丹东| 三沙| 瑞安| 梅州| 安吉| 醴陵| 湖北武汉| 梧州| 抚顺| 大庆| 咸宁| 大兴安岭| 琼中| 三门峡| 海门| 上饶| 梧州| 咸阳| 海西| 来宾| 项城| 运城| 莒县| 湘潭| 吕梁| 邢台| 桐乡| 海门| 乳山| 陇南| 抚州| 灵宝| 海西| 辽阳| 吉林长春| 屯昌| 宁夏银川| 三河| 和县| 鄂州| 广州| 济南| 湘潭| 沧州| 朔州| 黄南| 琼海| 武夷山| 宝应县| 安岳| 乌兰察布| 改则| 乌兰察布| 珠海| 仙桃| 张掖| 乐山| 高雄| 昆山| 焦作| 定州| 兴化| 安阳| 汉中| 百色| 云南昆明| 娄底| 汉中| 安康| 乌海| 泗洪| 雄安新区| 牡丹江| 丹阳| 枣阳| 义乌| 芜湖| 淮南| 曲靖| 淮安| 怀化| 通辽| 桂林| 毕节| 章丘| 玉林| 靖江| 湛江| 镇江| 黄南| 平顶山| 连云港| 赤峰| 陵水| 日土| 香港香港| 马鞍山| 连云港| 宜宾| 新余| 无锡| 巴彦淖尔市| 沭阳| 台州| 五家渠| 玉环| 安吉| 海东| 天长| 溧阳| 海南海口| 海东| 漳州| 醴陵| 邯郸| 漯河| 南安| 金华| 株洲| 定安| 文昌| 博尔塔拉| 怒江| 白城| 海拉尔| 忻州| 咸阳| 本溪| 黔南| 馆陶| 平顶山| 汉川| 大同| 仁怀| 辽宁沈阳| 北海| 宁德| 达州| 新疆乌鲁木齐| 库尔勒| 项城| 云南昆明| 铜陵| 乐清| 内蒙古呼和浩特| 内江| 芜湖| 阿拉尔| 吉林长春| 大丰| 常德| 河源| 汕尾| 黑龙江哈尔滨| 台湾台湾|